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9|回复: 0

何以厚唐薄宋

[复制链接]

6

主题

17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8-10-4 00: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一直想借着自己对历史一点粗浅的理解去表达自己的一些东西,我知道自己很少字斟句酌地去抠史料,甚至连最快餐的兵马俑这个考古坑也没有见过,可能我想表达的也的确不历史,但是却是我最真实的感受。历史是一门冷静、客观、高屋建瓴的学科,我不太懂为什么网络上会把司马迁的路子进行到底——热乎乎、华丽丽地去表述历史,我不是很擅长断章取义来哗众取宠,也不想去博得众彩,因为我知道,史记的文学色彩和伪人文情怀给了这类史书强有力的生命力,也让中国的历史学永远也无法自觉于政治了。我只是一个草根,我没有机会沾染到经院的史学味道,所以我说的很片面,继而我想把我上一句讲到的历史学纠正为“草根史学”。       回到正题,我能给到的仅仅是一个真实的、良善的、可能会有一点点建设性的建议。
       我非常殷切地希望我们的草根史学可以多关注一下宋朝。我希望草根史学可以把宋朝的历史和唐代分门别类开。唐和宋不是一类王朝。有一个人说宋朝的中国文人从马背上走到了闺房里,我想对这个观念的解读只想作出两个评判:第一,这个观念很不历史,很娱乐;第二这个观念很不深沉,很轻浮。其实我本人很喜欢这个讲出这个观念的人,因为我亲耳听到他谈论到一件事。有人问他,您如何看待国学热,他说,国学不需要热,需要冷。可是马背闺房说这个观念真的是很司马迁式的热乎乎、华丽丽。他接着说到我的大学,“需要的是养成”。我很喜欢他这句话,养成是沉淀,沉淀需要冷却,而不是加热。而实际上他的做法刚好相反,到处去各种不知名大学说一些这些不知名大学的大多数人听不懂的实话。我主观上良善地称他为草根史学界的“马基雅维利”(《君主论》造就了共和制),客观上批判地称他为恶搞历史来吸金。当然我希望我们的草根史学仍然可以自觉于政治,因为我觉得经院史学自觉于政治的概率有多大我不敢妄论,妄论恐触“勿谈国事”之忌。我希望我们的草根史学可以被这个“马基雅维利”弄到火山爆发以后慢慢降温,这样我们才可能从维苏威的余烬中找到庞贝古城。
       我想肯定有很多人谈论过宋朝的科技成就,活字印刷术、造纸业的发达、火药的推广、航海领域的成就。其实中国人一直不知道别人说的四大发明其实都是指宋朝的发明。其实别人哪里知道这些根本不是发明,都是满满地盛满了草根的血泪的结晶。
       我想也许有较多人谈论过宋朝艺术成就,唐宋八大家的散文,苏黄米蔡的书法,清丽脱俗的水墨,全民吟玩的宋词,皇帝都被造就成了一个“奇葩”的文玩爱好者,瘦金、艮岳是伟大艺术殿堂的结晶,特别是艮岳也是草根血泪的结晶。文人中最“奇葩”的莫过于苏轼,要说苏轼这颗结晶饱含血泪我想也不为过。他最钟爱的竹子其实也是草本植物。我试图把苏轼定性为最脱俗的草根。
      我想大概有一些人谈论过宋朝的政治军事成就,特别是南宋。南宋的首都不是金陵,而是临安,有人调侃道直把杭州作汴州,但是说这句话的人可以这么悠闲从容地讲出来,而我今天不敢讲类似的话,毕竟妄论恐触“勿谈国事”之忌。南宋不做金陵的帝王梦,实实在在地临安,所以南宋既不是玄谈阔论导致权臣篡位的东晋,也不是刘宋以及南齐、梁、陈,更不是乌合蚁聚的南明。虽然我主观上为曲端的被杀惋惜,但是我庆幸还有吴阶;虽然我主观上为岳飞的枉死感到惋惜,但是我庆幸绍兴议和。
      我对宋朝的了解的确很粗浅,也就这么一点点,可能还有很多谬误,但是这全是我的真实、良善可能会有一点点建设性的解读。
      文章的后面我忍不住前文的措辞严谨,实在想站在草根的立场上吐槽一下,做草根太开心了想吐槽就吐槽。皇汉主义其实也就是所谓大国沙文主义可以不泛滥了么,这个东西的内在是无比自卑的。不要说你们这样是爱国。西方人爱国,会客观滴审视自我,自我反省,自我批评,理性地换位做客观剖析;中国人爱国各种吐槽日本鬼子、韩国棒子、海军司令,甚至把责任推卸到一些所谓的少数民族身上。中国的现代汉语一半来自日本有木有,中国现代审美一直模仿韩国有木有,中国内蒙、新疆、西藏的内陆藩屏是满清政府留下的有木有?说满清不懂维护海权,是汉族惯性的政治平衡让李鸿章、左宗棠内斗有木有?
       最后:西方人的体育精神是更高更快更强,中国人的是锻炼身体保卫祖国;西方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中国人说历史不容假设;西方人用尊重引导地方式去教育,中国人用快餐填鸭的方式教育。其实中国人真的不知道,西方人的这些做法中国的古人早就为他们提供了理论支持。老子说,当其无而有有之用。你喊着锻炼身体保卫祖国,肯定是保卫不了祖国的。你说历史不容假设,历史就被篡改的越来越厉害;你望子成龙地对儿子说,你跟老子秒变龙王爷,你儿子用一辈子告诉你老子就做蚁族。老子让我们慢一点,我们偏偏三年超英、五年超美;老子说圣人行不言之教处无为之事,我们偏偏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老子说,夫唯弗居,是以不去,我们偏偏各种自发性地拥戴领袖,一遍遍强调领袖的重要性;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我们偏偏构建了一个基尼系数高到无比坑爹的和谐社会。
       综上所述,为了改变这一切,我们草根历史可以从我做起不要厚此薄彼地看待汉唐和宋朝么?如果我们埋下了这个优良基因,我相信我们的后人会再造汉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6 18:35 , Processed in 0.078132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