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回复: 0

文天祥轶事

[复制链接]

4

主题

18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8
发表于 2018-10-4 00: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这是南宋爱国诗人和政治家文天祥《指南录》中的一首主题诗。因为有这颗如指南针一样坚定的爱国之心,他才能在一次又一次处生赴死的关头饮悲而歌留存大义。从京口逃往真州的苦难,从真州颠沛扬州的冤屈,从扬州逼转高邮的艰辛以至后来“过零丁洋”的惊险,都被他化成了慷慨激昂,苍凉悲壮的生命诗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诗句,给中华民族留下了永远的精神参照。

一曲爱国悲歌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的诗句和英名,早在孩提时代就如一记洪钟敲响在我混沌初开的心头,至今也未消歇。
   瓜洲冷对
  跨江半壁阅千帆,虎在深山龙在潭。
  当日本为南制北,如今翻被北持南。
  这首诗是文天祥《指南录》第二卷中“渡瓜洲”组诗之一,说的是文天祥随南宋“祈请使”与元军大将阿术在瓜洲见面时,对方“鲜腆倨傲,令人裂眦”而发出的内心感叹。
  南宋末年,崛起于北方的蒙古族建立了元王朝。公元1275年,元世祖忽必烈兴兵伐宋,命丞相伯颜率兵南下,其时元军兵力二十万人,而宋军则达七十万人,由于南宋朝廷采取“守内虚外”的投降主义政策,使得元军势如破竹,锐不可当,直捣南宋都城临安,宋廷抵抗不住,送上传国玺及投降文书,伯颜提出要宋朝丞相陈宜中亲来祈降。陈宜中力主求和、求降,但又怕当祸首,于是连夜逃到温州。太皇谢太后慌了手脚,仓皇中要文天祥顶替,任命他为右丞相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文天祥见义勇为,即与左丞相吴坚同去皋亭山元营会见伯颜。伯颜把文天祥视为降国之臣,对他毫不客气,而文天祥却正义凛然,提出“退兵议和”为“上策”,“否则兵连祸结,胜败尚未可知”。这番话触怒了伯颜,乃将文天祥拘留。
  元军进入临安,大肆搜索,令宋廷降臣贾余庆等为祈请使,赴元大都向元帝奉表献降,且威逼文天祥登舟同行。公元1276年2月18日船抵镇江,驻瓜洲的元将阿术听说“祈请使”贾余庆等人到了,马上“邀请”他们十九日渡江到瓜洲来,文天祥也在被邀之列。阿术当时主持江北军事,负责掩护伯颜向临安进军。阿术想见见这些宋朝大臣,并在这些大臣面前,摆一摆战胜者的威风。文天祥在“渡瓜洲”诗的序言中记载了见面的情形。面对阿术自尊自大的样子,文天祥自始至终没有和他说一句话,而同去的“诸公皆与之语”,争着巴结阿术。对这次瓜洲的见面会,文天祥还写下了以下一首诗:
  眼前风景异山河,无奈诸君笑语何?
  坐上有人正愁绝,胡儿便道是喽罗。
京口逃脱
  (蒙冲两岸夹长川,鼠伏孤蓬棹向前。
  七里江边惊一喝,天教潮退阁巡船。)
  文天祥失去自由后,曾几次想逃走,均因监视严密,未能如愿。到了镇江,终于找到了脱逃的机会,并与随从架阁杜浒和帐前将官余元庆共同谋划,成功逃到了真州。
  文天祥《指南录》卷三“脱京口”组诗,计有十五首“难”字诗,如实记录了脱逃的经过情形。
  杜浒接受文天祥谋逃的使命后,便和真州人余元庆计议,因余对京口、扬州、真州一带地形和风土人情熟悉,余建议先逃至真州,然后从长计议。杜浒设法为其买了一把匕首,文天祥立誓道:“万一事泄,就以此殉节”。杜浒也愿以一死报效国家。第一首“定计难”就绘声绘色地把他们斩案立誓的情景写了出来:
  南北人人若泣歧,壮心万折誓东归。
  若非斫案判生死,夜半何人敢突围。
  出逃之计已定,但过江要船,船从何来?杜浒装醉,踉踉跄跄在街上行走,寻找支持与同情者,寻找引路人。经接触,都愿竭力帮忙,但又因找船困难而告吹。第二首“谋人难”,第三首“踏路难”,第四首“得船难”,生动地写出了这其中的艰难。一天余元庆偶然在街上遇到一位同乡,此人是元军中管船的老兵,愿鼎立协助。文天祥在“得船难”诗中写道:
  经营十日苦无舟,惨惨椎心泪血流。
  渔夫疑为神物遣,相逢扬子大江头。
  万事俱备,文天祥决定二月二十九日夜间逃走,谁知,风云突变,此时,元军“催过瓜洲”,继续北行。文天祥找了个借口,推晚了一天。“给北难”、“定度难”、“出门难”、“去巷难”、“出隘难”、“候船难”等诗,真实地描绘了出逃之夜碰到的一个个难题迎刃而解的过程,波澜起伏,扣人心弦。众人登舟后,在长江上行使了七里许,忽有元军巡逻船向他们喝问,船工答称为渔船,巡逻者不信,欲驶来盘查,亏得潮落水浅,巡逻船不能驶近,才算闯过一关。“上江难”诗就是写的这件事:
  蒙冲两岸夹长川,鼠伏孤蓬棹向前。
  七里江边惊一喝,天教潮退阁巡船。
  第十二首“得风难”、第十三首“望城难”、第十四首“上岸难”、第十五首“入城难”,其情其景,历历如绘。
真州逼离
  南八空归唐垒陷,包胥一出楚疆还。
  而今庙社存亡决,只看元戍进退间。
  文天祥一入真州,看到真州军民穿着宋朝服饰,感到无比亲切,悲喜交集,“如流浪人乍归故乡”,然而意想不到的灾难已悄悄降临,《指南录》卷三中“真州杂赋”、“议纠合两淮复兴”和“出真州”三组诗,奏响了由兴奋转变为惊诧、失望、激愤、孤寂的咏叹调。
  真州安抚使苗再成已数月不知朝廷的情况,特来拜谒叩询文天祥。两人商议复兴大计时,苗再成提出了一个救亡计划。他说:“两淮之兵足以兴复宋室,可惜淮东淮西两位主将互相嫌隙,不能合力抗元。”文天祥问:“有什么办法解决?”苗再成似乎胸有成竹地答道:“由丞相来通两淮脉络,先约主将夏贵以淮西之兵进攻建康,元军必全力西救,而我淮东则可乘机发兵,以通泰之兵攻打湾头,以高邮、宝应、淮安之兵攻打扬子桥,以扬州大军直扑瓜洲,我和赵刺史以水师直捣镇江,数路大军,同日并举,使元军不能首尾相顾。”文天祥听了苗再成方案,喜不自禁,深表赞成,马上向淮东、淮西主将及各路郡守写了信,希望大家团结御侮,一起擂响两淮战鼓。文天祥兴奋之余,一气呵成写下了“议纠合两淮复兴”诗三首。第一首写苗再成献策,第二首写两淮连兵方略,第三首写国家存亡,在此一举:
  清边堂上老将军,南望天家雨湿巾。
  为道两淮兵定出,相公同作歃血人。
  扬州兵了约庐州,某向瓜洲某鹭洲。
  直下南徐候自管,皇亲刺史统千舟。
  南八空归唐垒陷,包胥一出楚疆还。
  而今庙社存亡决,只看元戍进退间。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原来镇江元军发现文天祥逃跑,立即报告阿术,阿术即布置间谍到扬州散布谣言,说文天祥接受元军任务,去真州骗取宋军投降,扬州宋臣李庭芝闻报,顿起疑窦,对文天祥的信没有回复,且致信苗再成,命他将文天祥就地斩杀,苗不忍,佯称请文天祥视察防务,派人引导文天祥出城,行到荒野,止步不前,对他说:“有人在扬州供得丞相不好。”并拿出扬州发来的公文交给他看,文天祥一下明白了,惊愕之际,引他出城的两位都统已策马回城,随即关闭城池,文天祥有口难辩心如刀剐,只得“南望端门泪雨流”。
  “出真州”组诗细腻地刻画出了苗再成派人借送行为名,观察、试探文天祥的情形。文天祥等人被关在西门外,许久,城中来了两个守军头目,问文天祥去何处,文答:“去扬州见李刺史”。二头目交与马匹,文天祥骑上马,行不多远,又有五十名士卒带着弓弩刀剑赶到,并送来行囊。二头目问道:“你到扬州,李刺史杀你,怎么办?”文说:“那就不管了,只好听天由命。”二头目道:“苗安抚要我们送你去淮西。”文答:“那里无路可去,去扬州可以连兵兴复宋室。”二头目说:“不如暂避山寨。”文道:“山寨里能兴复?”二头目说:“苗安抚已准备船只在江边,相公可以登舟航行,南去北去皆可。”文天祥惊愕道:“苗安抚也怀疑我吗?”来人被文天祥坚定忠贞所感动,决定护送文天祥去扬州。这让文天祥感慨万分,他写道:
  荒郊下马问何之,死活元来任便宜。
  不是白兵生眼孔,一团冤血有谁知?
扬州难进
  文天祥要往扬州,只想见一见李庭芝,分辨忠奸,再图复兴,可是,到了扬州城下,反而进退维谷。
  《指南录》“至扬州”组诗和“贾家庄”等写出了他们一行彷徨狼狈之状:
  城上兜鍪按剑看,四郊胡骑绕团团。
  平生不解杨朱泣,到此方知进退难。
  正在犹豫之际,余元庆领来一位樵夫,愿为向导,把他们带到安全地带。
  谁知行不多远,余元庆等四人忍受不了艰险,竟带着保管的白银不辞而别。留下的人提心吊胆继续前行,走了数十步,文天祥因体力不支,连续晕倒数十次。在杜浒等搀扶下,勉力行至十五里头,天已大明,见半山有一土围,内中积满马粪,用衣服摊地,和衣躺卧。忽有大队元军骑兵绕山而来,从土围后经过,马足声、箭筒声十分清晰,全屏住呼吸,紧贴壁根,唯恐被元军发现。正在紧急之时,风雨大作,元骑奔去。
  昼阑万骑忽东行,鼠伏荒村命羽轻。
  隔壁但闻风雨过,人人顾影贺更生。
  他们乘夜行至堡城,黎明时分来到司徒庙下的贾家庄。在粪圈中住了一日。文天祥五言诗“贾家庄”是这样写的:
  行边无乌雀,卧处有腥臊。
  露打须眉硬,风搜颧颊高。
  流离外颠沛,饥渴内煎熬。
  多少偷生者,孤臣叹所遭。
  是夜,文天祥一行雇马奔向高沙,即今高邮。
高沙道中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从扬州至高沙,一路上既避元军,又避宋军,苦不堪言,文天祥五言长诗《指南录》“高沙道中”生动地记录了相关情况。
  文天祥一行在夜色中行走了四十里路,来到了板桥这个地方,迷了路,“行田畈中,不知东西,风露满身,人马饥乏”,人马“行雾中不相辨”。拂晓时,“四山渐明”,忽然看到远处有元军的骑兵追来,他们见道旁有座竹林,迅即躲了进去,哪知已被元军发现,纵马追来,绕林呼噪,拉弓发矢,一人右眼中箭扑倒。元军又入林搜索,一人被捕,一人发髻被刀割下,裸着上身伏在地上,杜浒等二人也被元军捉住,他们用身上的黄金贿赂元军,得以脱身。文天祥躲藏处靠近杜浒,元骑数次从他身边走过,未被发现。他们中也有两人散避他处未被逮住,但听得元军呼叫,要焚烧竹林,至于帮助带路和牵马的六人,或逃走,或被俘,只剩下两人。其诗“高沙道中”对此情景有着生花之笔:“胡行疾如鬼,忽在村之巅”,“仓皇伏幽筱,生死信天缘”,“绕林势奔轶,动地声喧阗”,“萧萧数竹侧,往来度飞鞯”,“游锋几及肤,怒兴空握拳”。
  天无绝人之路。至晚,忽遇几个樵夫,如佛从天而降,杜浒迎上前去,请求他们当向导,并用箩筐代轿,抬着文天祥日夜兼程,向着高邮前进。行至高邮城西,天已黎明,岸边无船可渡,又怕再碰上元骑,不得已,央求陈姓店主给予暂住,忍饥而卧。午后,偶遇一渔舟经过,得以渡过彼岸。他们听说扬州置使已有牒文发至高邮,要求加强防备文天祥,所以不便进城,只好雇船沿城子河东去。其后,他们行至泰州塘湾,又从海陵换船东行,到达通州,再取海路入闽。当得知赵昰已即位于福州,便又高举抗元旗帜,投入了新的战斗。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这是《指南录》中的一首主题诗,真切地表达了文天祥强烈的爱国情操,也回答了文天祥为什么能够活着回到南方。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6 18:09 , Processed in 0.062318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