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2|回复: 6

情深成劫(长篇言情)

[复制链接]

5

主题

12

帖子

3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8-10-4 19: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案:本王早就说过,本王看中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不管你心里还想着谁,本王劝你都趁早死了这个心!
你的心肠当真是铁石做的吗?你总是这样给我一点希望,再残忍地拿刀剜进我的心里!……父皇的皮鞭再狠,也比不上你轻飘飘的一句话,能教我疼到五脏六腑里!
你若存心骗我,只会像上次一样凛然不惧地看着我,又哪里会委屈得泫然欲泣?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我难道还不懂得你吗?
你真傻,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我把你伤得体无完肤,你竟还舍不得我死吗?既然如此,你怎么能狠心杀死你自己?你听着,若是你死了,我一定下去陪你!便是到了阴曹地府,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你一天不原谅我,我就求你一天!一世不原谅我,我就求你一世!就算你的心肠是雪铸冰浇,我也要捂化了你!
你记不记得曾经跟我说过,你想要的是一生一世永远快乐,我答应你,一定会让你快乐……)

楔子

在少年的记忆里,那一晚彷如噩梦。

那天天黑得格外早,少年和爷爷早早便歇下了。少年半夜里被爷爷推醒时,窗外正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少年迷迷糊糊坐起来,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

昏暗油灯映照之下,爷爷怀里打横抱着一个浑身湿透、昏迷不醒的女子,而那女子的裙下还在一滴滴地滴着血,血落在屋里的土地面上,立刻渗了进去,只留下点点暗红的痕迹。

爷爷见少年吓傻了一般呆坐着不动,低喝一声:“发什么呆!快下来,找一套你的干净衣裳替她换上!”少年如梦初醒一般答应着慌忙跳下床来,从床下拖出自己的箱子,乱翻着找衣裳。

爷爷此时已将那女子放在床上,用毛巾替她擦拭着头脸,见少年递过衣裳来,伸手接过,又道:“再去端盆温水来!”少年一瞥眼间,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惊叫一声:“是姑姑,她是姑姑啊!”

爷爷转头瞪了他一眼,怒道:“我自然知道她是谁!快去端水!”少年见爷爷发怒,慌得向外便跑。到了灶间,他忙忙从热水吊子里倒了水,又从缸里舀冷水兑得温热了,才端了往回赶,心头只是砰砰乱跳:“姑姑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想起爷爷方才的脸色,他心里禁不住打一个突:“姑姑她是要死了吗?”一念及此,竟是痛得钻心:“总是淡淡地笑着给自己讲故事的姑姑、会给自己买糖葫芦吃的姑姑,她就要死了吗?”

他心慌得厉害,进门时一脚绊在门槛上,几乎摔个筋斗。爷爷听到动静,忙过来接了水盆,看着他的神色,有些了然地放缓了声音道:“三保,你不用怕,你姑姑她不会死的。”

少年听了此言,先自松了口气。爷爷医术高明,他既然说了姑姑不会死,那她一定不会死的。他看了一眼昏睡在被中、已换了自己衣裳的姑姑,小心问道:“爷爷,姑姑她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流那么多血?”

爷爷脸色一黯,叹了口气道:“你别问那么多了,快去我房里把这几味药抓了熬好。”说着递过一张方子来。少年接过看时,他跟着爷爷行医抓药也有一段日子,已粗通医理,见那方子上都是些妇人小产后安神护元补身的药物,心中更是惊疑,却不敢再问,忙答应着去抓药。

少年坐在灶间,盯着跳跃的火光发呆。外头的雨声似乎更大了,冷风带着丝丝腥气从窗缝里直灌进来,窗外浓黑的夜不时被白亮的闪电劈开,接着便是一串响鞭似的雷。在雷与电的间隙,除了灶膛里“噼剥”的柴火响、药罐子的“咕嘟”声,少年似乎还听见了风雨声中夹杂着许多人的呼喊。他心里无端地起了一个栗,便听得灶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少年惊得几乎跳起身来,转头见是爷爷进来,紧绷的心弦才松了一点,忙问道:“姑姑醒了吗?”爷爷摇头道:“最后这一剂药需得我亲自来放。你去看着姑姑,若是她醒了便来唤我。”少年应了声“是”,赶回自己的房里,一时为姑姑擦擦依然半湿的头发,一时又喂她些温水,心中一点点平静下来。

便在此时,忽听姑姑口中低低呻吟了一声,睁开眼来。少年又惊又喜,忙唤道:“姑姑!”却见姑姑仿佛不认识般地茫然看着自己,口中一叠声只问:“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他没事吧?没事吧?”

不知为何,少年突然怕极了,他从来不曾在姑姑脸上见过这般焦灼凄惶的神情。记忆中,姑姑从来都是从容宁和的。少年看了一眼地上暗红的血迹,想起爷爷开的方子,突然了悟般地身子一抖,跳起身来向外便跑,一面大声呼喊着:“爷爷,爷爷,你快来!姑姑她醒了!”

少年随着爷爷回到屋中,呆呆看着姑姑紧紧抓着爷爷的衣袖苦苦哀求:“黄老伯,你能救我的孩子的,对不对?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听着爷爷无力的安慰:“苏姑娘,你听老夫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养好了身子,孩子日后还会有的!”

看着姑姑听了爷爷的话后那欲哭无泪的神情,少年不自觉地攥紧了双拳,心中充满了愤怒:“究竟是谁害得姑姑失去了孩子,让她这样伤心?!”便在此时,房门砰然一声大响,少年吃了一惊,忙转目看时,一个浑身尽湿的男子闯了进来。

少年感到爷爷扯了自己一把,回过神来,忙随着爷爷上前向来人见礼:“参见王爷!”却见王爷恍如不闻,双眼只一瞬不瞬盯着床上的姑姑,踉跄着脚步向她走去。少年心头一紧,忙看姑姑时,一时惊骇得连呼吸都几乎停止!

姑姑脸上刻骨的悲哀已经消失不见,绝美的面容此时却扭曲出少年从所未见的可怖神情,嘴角竟含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微笑,仿佛从牙缝里挤出一个个字:“王爷听到了吧?你的孩子已经死了!你杀了小七哥哥,我就杀死你的孩子为他报仇!你造的孽,我要用你的孩子的命来偿还!”

少年惊恐地看着王爷因为姑姑的话语浑身剧烈地颤抖,双目血红欲裂,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一颗心几乎要跳到嗓子眼。可姑姑还在一字一顿地说着:“你不是很想要这个孩子吗?!现在好了,你再也不要痴心妄想了!我要让你余生的每一天,日日为自己做过的事痛苦悔恨,夜夜睡不安枕、噩梦缠身!”

少年脑中糊涂极了,他不知道姑姑为什么要说这样恶毒的话来骗王爷,刚才她还在为孩子伤心欲绝,怎么会故意杀死自己的孩子?他听到耳边一声嘶声怒吼:“住嘴!别说了!不许再说了!”下一刻,便见到王爷疯了一般扑上床去,紧紧掐住了姑姑的脖子。

少年心胆俱裂,忘记了眼前的人是尊贵的、不可有丝毫冒犯的王爷,他发出一声尖叫,扑上去死死拽住王爷的一只胳膊,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要救姑姑,决不能让王爷杀了姑姑!”可是王爷的胳膊彷如钢浇铁铸,自己根本撼动不了分毫!

少年越来越惊惶,拼尽全身之力拉扯着王爷的臂膀。突然王爷的手猛地一松,少年一个立足不稳,几乎摔倒,堪堪稳住身形,便见王爷转头看向自己,惶声道:“她死了!是我亲手杀了她!”

少年又是惊痛又是绝望又是愤怒,再也忍耐不住,嚎啕大哭起来:“王爷,您为什么要杀死姑姑?!她方才那些话都是故意说了气您的!孩子没了,她心里比谁都难过!她从醒来就一直在问孩子的事,在求爷爷救她的孩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9

帖子

2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7
发表于 2018-10-4 19: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某觉着还是多更新几页。翻着看好一些。呵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

帖子

3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3
发表于 2018-10-4 19: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我不想更,是我发不了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发表于 2018-10-4 19:15: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走进医院的大门,她就听到右边的大接待厅里传出一个慷慨激昂的声音:“记忆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哪怕是痛苦的、令人不快的记忆也是如此……”

“今天是李教授来上课的日子啊。他也是拒绝使用情绪调节器的。现在这样的人倒是越来越多了。”这样想着,她乘坐电梯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验指纹打开办公室的门,把外面的电子显示牌调换到“工作中”状态,然后坐下打开电脑,调出今天要做手术的两个病人的资料,认真研读起来。

一阵悦耳的音乐铃声传来,她眼睛不离电脑,简短地说:“请进。”

门被推开,一个扎着马尾辫,看起来清爽活泼的女孩走了进来,用清甜的声音说道:“苏医生,你好。我叫齐小瑛,是新来的实习医生,将作为你的助手工作一个月。久仰你的大名,希望多多跟你学习。”

苏美美微微侧过头来,嘴角扬起一个最优美的标准微笑,伸出右手,看着齐小瑛的眼睛,用恒久不变的平静语气说:“小瑛,你好。请叫我Amy。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对上那双晶光粲然的眸子,齐小瑛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心里只说:“原来世界上真的有勾魂摄魄这回事的,我以前只当是文人的无聊夸张。”足足过了三、四秒钟,她才回过神来,忙伸出手和苏美美一握,略带点慌乱地说:“合作愉快。”

苏美美却似毫无所觉般收回手,眼光又专注在电脑上了。齐小瑛舒了口气,说:“那我先去准备手术了。”看到苏美美微微颔首,示意听到,她转身打开门,正准备离开,身后苏美美清冷的声音又响起来了:“Rebecca 有事吗?”

“哦,她家里临时有事,需要请假一个月。”

“好的,知道了。谢谢。”

齐小瑛刚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原本各自忙碌的同事竟然都放下手上的工作,围了过来,难得地八卦起来。

“小瑛,对你的新上司印象怎么样?”一个男同事首先问。

齐小瑛犹豫了一下:“和我原来的想象不一样。”

“是吗?怎么不一样?说来听听。”看着同事们急切的表情,齐小瑛觉得很有趣。自从情绪调节器广泛使用以来,她已经很少看到别人这样七情上面了,看来大家对自己新上司的兴趣真的很大。

她想了一想:“首先,我没想到她会选择这样的长相。外面都说她以冷静准确著称,所以我一直认为她会是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形象。可是今天看到她,杏面桃腮,皓齿朱唇,完全是个古代女子的形象,跟精明干练扯不上关系嘛。”

一个女同事笑着说:“要是让她自己选,我想她应该不会选择这样的长相的。听说她的母亲非常向往古代美女的气质,从小带她去整容院就这样打扮她。”

“那她现在可以选择改变这样的形象啊!”齐小瑛有些不以为然地说。

“这个就不知道了。可能她比较尊重母亲的选择吧。”那个女同事回答。

“说起这个,她一般去哪家整容院?水平真高,能够整出那样一双眼睛。”齐小瑛带点向往地问。

“哈哈,听说她的眼睛是唯一没有整过的部分。”另外一个男同事插话说:“干我们这一行,最难的是开头的那部分---学习怎样催眠病人。可是我们都说,对于Amy,这部分肯定是最简单的。对上她的眼睛而能不被她催眠的人可不多啊!”

“是啊,”另外一名男同事附和地说:“所以她才能年纪轻轻就当上主治医生。”

“我看你们两位也是被催眠的人吧。”一名女同事打趣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7

帖子

4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6
发表于 2018-10-4 19: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希望能被她催眠一次,可惜在同一个医院工作这么久,她看我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加一起时间不超过三分钟。我怀疑她根本就不认识我。我看只有去当她的病人,才有可能被她长时间看一次吧。”开始那名男同事有点黯然地说。

齐小瑛惊讶地说:“真的吗?可是我感觉她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冷漠啊。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她还向我问起她原来的助手Rebecca呢。”

“是吗?”刚才打趣的那名女同事饶有兴趣地问:“她真的问起了?真是难得啊。毕竟是一直做了她的助手五、六年的人,还是有些不同的。Rebecca要是知道,一定会感动得落泪哦。”

齐小瑛有些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被她问起一句就会感动得落泪?这些同事也未免太夸张了吧。“好了,不能跟你们多说了。我还要准备手术呢。”听到齐小瑛这么说,各位同事才各就各位,忙自己的事去了。

这些议论苏美美当然是没有听到的。她再次研读了两位病人的资料,对既定的手术方案做了一些小的调整,感觉成竹在胸后才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离手术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向远处眺望,让眼睛放松一下。

太阳已经完全升起了,阳光渐渐由橘红变成金色,中间似乎还有怪异的蓝光闪过。苏美美想起母亲昨晚的话。“这个大概就是专家所谓的异常吧。”她不太在意地想着。

墙上的通话器里传来齐小瑛甜美的声音:“Amy, 手术准备工作已经完成,随时可以开始了。”

第一个手术比较简单,病人在跟原单位上司发生争执后愤而离职,但是这次不愉快的经历对他造成了较大的心理阴影,甚至影响到现在的工作,因此要求将这部分记忆删除.

苏美美没有花太久时间就使他进入了理想的催眠状态,在记忆删除过程中,病人也非常配合,手术效果令人满意。

第二个手术是一例常见的棘手病例。病人在和男友分手后伤心欲绝,甚至有过轻生的举动,这在情绪已能够通过仪器调节的现在是不多见。对于这样的病人,医院一般建议保守治疗,但是病人的母亲坚决要求将有关女儿男友的记忆全部删除。在经过反复讨论,并征得病人同意后,这个手术最终落在苏美美的头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3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8-10-4 19: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直气死人,就是发不了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8-10-4 19: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宝宝伤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6 17:36 , Processed in 0.073533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