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回复: 3

桃花诗 桃花行 桃花情【原创】

[复制链接]

6

主题

13

帖子

4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0
发表于 2018-10-4 19: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过天晴,四月天,有微风轻拂面颊,屋后桃花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看着这美景,厢房内的身着粉妆丽人却是坐不住了。虽然在这里诸事不如意,还莫名奇妙的就嫁了人。她却并不想放过这难得的好景致。不知道为何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将来会面对什么,更不知道身边的人孰好孰坏,前面的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她的心已然死了,虽然丈夫生的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奈何,心,已经因他而碎。周围已不是熟悉的景物,也没有认识的人,一切恍若一场梦,莫名奇妙的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就嫁了人,嫁给那个并不认识的人,虽然他很温柔,可是.....
     雨后的桃园充盈着清新而好闻的气味,她在园里欢呼着,打算暂时忘掉那些恼人的事务。她已经悲伤太久,在那里生怕多说了一句话,多行了一步路,而被人耻笑了去。可是依旧不过是寄人篱下被人欺侮任污水泼到头上的弱女子。那样的唯唯诺诺,那样的忧心忡忡,可是依旧被冠以爱使小性子,尖酸刻薄的恶名。那样的日子她不愿意再过了。父母给了她生命不是让她作践自己的,而且又有了这次重生的机会,她要重新来过。再苦再难也不过如现在般,一觉醒来,一切的一切已不是昨天的样子,不过是再一次离家,只是这一次离得更远,这一次真的一个熟悉的人也找不到了,唯一让她高兴的是,在这里她不在是那个药罐子了,她拥有了一副健康的躯体。
   不知怎么了,本来欣赏美景的很愉悦丽装女子,面色突然暗了下来。远处若隐若现有阵阵娇笑声传来,循着声音而去,尽是一群年轻女子,她们在那里嬉笑玩耍,天空还有几只形状各异的风筝。“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却原来是作诗。
   她大抵是想到了昔日和姐妹们在大观园嬉戏游乐的日子吧。默默回到新房,坐在相公的桌旁,拿起笔,就着一张薛涛笺,埋头写着什么,还边写边蹙眉思索着什么。她是也技痒了么,可是为何,为何不同那年轻女子们一处呢。但见笔下“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她还是不能释怀吧,虽然那里让她心碎,可是她依旧在意着那里,思念着那里,那里毕竟是她熟悉的地方啊。任谁,也不能在伤心欲绝之后,突然离开熟悉的地方,就这么生生的被撕扯进另一个陌生的时空而不去思念尽管伤她至深的地方人物吧。
   门外,走进一俊俏公子只见他身着大红喜服,喜服上还绣有朵朵桃花,他,潇洒飘逸、傲世不羁,正是丽装女子的新婚丈夫。看着桌旁的娇妻在那里写着什么,他没有惊动她,轻轻的走了过去。屋里的佳丽似乎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一人,他探过头,“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却原来是在作诗,他向来不知道妻子居然可以写出这样的诗词来。只是有些悲伤。忆起掀起红盖头时娇妻给他的感觉是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好似突然从梦中醒来,眼里带着一丝困惑,一丝茫然,但是很快笑了,带着一丝娇羞,但是眼底的困惑仍在,似乎还带着丝丝愁绪,一副惹人你怜惜的样子,他突然就有保护她一生的愿望。娶她,是因为喜欢她的美,她的善良,他喜欢她,她适合他,他被她迷惑了。却不想在新房,她彻底俘获了他的心。他要好好爱她,疼她,让她从心底发出笑声......
    丽装女子似乎写完了,她收起纸笺,却不料看到另一张写满字的纸笺,纸上的字刚劲有力,是他的么?她向来好奇心不重,可是此刻却忍不住想要看看这个将托付一生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虽然她不会再付出感情,可是相互扶持的人却不得不去了解。“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尽然也是这样一个人。原来是他。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女子依旧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样。
   他走了过去,搂住她的细腰。“看什么呢?”
   惊了一跳,女子回眸,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他是她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人,也是她的夫。宝玉宝钗大喜的那日,她突然就急怒攻心,晕了过去,醒来,却正见这个男子掀开头顶的通红,让她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她以为他是继母的什么亲戚,这是娶她为续弦夫人的。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愁绪掩在心底。第二天一早,才发现不是自己所想的,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可是她不想再知道什么了,她已经失身于一个陌生的男子,她已经是他的妻。他对她很好,疼她爱他。她看得到他的欢喜,他的情。她想就这样安静的过一生。虽然她不会爱他。
   可是现在,偷看他的诗被他发现,她脸一红,又娇又羞,像是被逮着偷看人隐私的小偷一般。心突然就莫名的跳得很快,如小鹿在里面蹦跳。“香儿”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糯糯的声音很好听,仿佛那是一个催化剂,心里的鹿跳得更快,蹦的更欢了。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只是她并不拒绝他,并不如对待贾宝玉送她名贵念珠时一般恼怒。
   窗外桃花依旧灿烂,屋内亦是春意一片。
   人生的一知己足矣。或者,他才是她的良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7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发表于 2018-10-4 19: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人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8

帖子

2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2018-10-4 19: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过天晴,四月天,有微风轻拂面颊,屋后桃花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看着这美景,厢房内的身着粉妆丽人却是坐不住了。虽然在这里诸事不如意,还莫名奇妙的就嫁了人。她却并不想放过这难得的好景致。不知道为何到了这里,也不知道将来会面对什么,更不知道身边的人孰好孰坏,前面的路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了,她的心已然死了,虽然丈夫生的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奈何,心,已经因他而碎。周围已不是熟悉的景物,也没有认识的人,一切恍若一场梦,莫名奇妙的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就嫁了人,嫁给那个并不认识的人,虽然他很温柔,可是.....
     雨后的桃园充盈着清新而好闻的气味,她在园里欢呼着,打算暂时忘掉那些恼人的事务。她已经悲伤太久,在那里生怕多说了一句话,多行了一步路,而被人耻笑了去。可是依旧不过是寄人篱下被人欺侮任污水泼到头上的弱女子。那样的唯唯诺诺,那样的忧心忡忡,可是依旧被冠以爱使小性子,尖酸刻薄的恶名。那样的日子她不愿意再过了。父母给了她生命不是让她作践自己的,而且又有了这次重生的机会,她要重新来过。再苦再难也不过如现在般,一觉醒来,一切的一切已不是昨天的样子,不过是再一次离家,只是这一次离得更远,这一次真的一个熟悉的人也找不到了,唯一让她高兴的是,在这里她不在是那个药罐子了,她拥有了一副健康的躯体。
   不知怎么了,本来欣赏美景的很愉悦丽装女子,面色突然暗了下来。远处若隐若现有阵阵娇笑声传来,循着声音而去,尽是一群年轻女子,她们在那里嬉笑玩耍,天空还有几只形状各异的风筝。“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却原来是作诗。
   她大抵是想到了昔日和姐妹们在大观园嬉戏游乐的日子吧。默默回到新房,坐在相公的桌旁,拿起笔,就着一张薛涛笺,埋头写着什么,还边写边蹙眉思索着什么。她是也技痒了么,可是为何,为何不同那年轻女子们一处呢。但见笔下“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她还是不能释怀吧,虽然那里让她心碎,可是她依旧在意着那里,思念着那里,那里毕竟是她熟悉的地方啊。任谁,也不能在伤心欲绝之后,突然离开熟悉的地方,就这么生生的被撕扯进另一个陌生的时空而不去思念尽管伤她至深的地方人物吧。
   门外,走进一俊俏公子只见他身着大红喜服,喜服上还绣有朵朵桃花,他,潇洒飘逸、傲世不羁,正是丽装女子的新婚丈夫。看着桌旁的娇妻在那里写着什么,他没有惊动她,轻轻的走了过去。屋里的佳丽似乎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一人,他探过头,“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雾裹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却原来是在作诗,他向来不知道妻子居然可以写出这样的诗词来。只是有些悲伤。忆起掀起红盖头时娇妻给他的感觉是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好似突然从梦中醒来,眼里带着一丝困惑,一丝茫然,但是很快笑了,带着一丝娇羞,但是眼底的困惑仍在,似乎还带着丝丝愁绪,一副惹人你怜惜的样子,他突然就有保护她一生的愿望。娶她,是因为喜欢她的美,她的善良,他喜欢她,她适合他,他被她迷惑了。却不想在新房,她彻底俘获了他的心。他要好好爱她,疼她,让她从心底发出笑声......
    丽装女子似乎写完了,她收起纸笺,却不料看到另一张写满字的纸笺,纸上的字刚劲有力,是他的么?她向来好奇心不重,可是此刻却忍不住想要看看这个将托付一生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虽然她不会再付出感情,可是相互扶持的人却不得不去了解。“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他尽然也是这样一个人。原来是他。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女子依旧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样。
   他走了过去,搂住她的细腰。“看什么呢?”
   惊了一跳,女子回眸,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他是她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人,也是她的夫。宝玉宝钗大喜的那日,她突然就急怒攻心,晕了过去,醒来,却正见这个男子掀开头顶的通红,让她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她以为他是继母的什么亲戚,这是娶她为续弦夫人的。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将愁绪掩在心底。第二天一早,才发现不是自己所想的,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可是她不想再知道什么了,她已经失身于一个陌生的男子,她已经是他的妻。他对她很好,疼她爱他。她看得到他的欢喜,他的情。她想就这样安静的过一生。虽然她不会爱他。
   可是现在,偷看他的诗被他发现,她脸一红,又娇又羞,像是被逮着偷看人隐私的小偷一般。心突然就莫名的跳得很快,如小鹿在里面蹦跳。“香儿”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糯糯的声音很好听,仿佛那是一个催化剂,心里的鹿跳得更快,蹦的更欢了。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只是她并不拒绝他,并不如对待贾宝玉送她名贵念珠时一般恼怒。
   窗外桃花依旧灿烂,屋内亦是春意一片。
   人生的一知己足矣。或者,他才是她的良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0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8-10-4 19: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痕同学,你能不弄这么刺眼的字吗?
高啊高啊高
你还有如此抒情的时候啊
还真是百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6 18:04 , Processed in 0.068697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