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回复: 4

深度分析:金庸小说中的暗线(转帖)

[复制链接]

4

主题

13

帖子

3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8
发表于 2018-10-4 19: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楼主按语:这篇帖子最早是在天涯上看的,不知道是哪里首发,也不知道坐着名字...下面是正文

首先说明:本人没有看新修订版的金庸小说,也不打算看了。俗话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金庸小说中很多人物都如好友一般陪伴我多年,实在不想他们的形象就此被改得面目全非。所以我不能保证我写的这些戏谑的东西能够在逻辑上符合新修订版的小说,请大家见谅。

第一章、明教各大政治势力执掌图

明教,我认为是金小说中最有意思的一个帮派,之所以有意思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修成正果的大帮派,他横空出世又戛然而止;既不象红花会那样一团和气,又不象天地会那样大浪淘沙,也不象丐帮那样在我们眼前一天天老去让人心痛。同时他又是一个暗流涌动的帮派,各派力量你争我夺,时而合纵时而联横,人间百态立现,所以我还是第一个先分析明教这个帮派:

明教的主要派别:
一、殷派,代表人物是鹰王和天鹰教高手了。殷天正在四大法王中年岁最长,武功套路最接近中土,他的手下可以自成体系。从这些角度上来看,殷派应该当年阳教主或者阳教主前任吸收进来的。这派人不是明教核心成员,但实力很强。
二、五行旗,代表人物谢逊、五行旗。这一派主要成员基本都在外地,领导地方武装工作,与殷派同属于封疆大吏,属于外围的实力派。至于谢为什么会在五行旗这一派中,我后面会讲。
三、杨派,代表人物杨逍、范遥以及四门高手。这一派是明教本部核心成员,是明教中央的实权派。
四、韦派,代表人物韦一笑、五散人。这一派势力最弱,个人认为他们是一个类似纪委或者中情局的组织。
各大势力基本说完了,我们就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表演的。

当然,大戏的序幕自然是阳教主夫妇的突然失踪。这件事的最开始自然是全教上下四处打听搜索,大概经过几个月的时间毫无进展以后,全教上下就自然而然得打起自己的算盘了。
殷派,实力雄厚,殷老头认为自己年岁最长,武功很强,理应暂摄教主之位。所以殷派活动最欢是毫无疑问的;韦派实力最弱,在中央没有实权,在地方没有势力,这次危机正好是个契机,而且政治斗争中搞间谍情报的人都有掌握政权的欲望(西有中情局东有克格勃都是例子),所以他们也是内乱的很大助力;杨派是实权派,杨逍管理光明顶和中央卫戍部队,还负责坐望峰的明教火种,从他后来修订明教教史来看,他也负责着明教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阳教主失踪了,教中央的日常工作自然而然是应该杨逍主抓的,所以阳教主失踪对于杨派是最有利的;五行旗,虽然同为实力派,但他们在中央没有领导权,是少壮派,同时也是上升最快的一派,首领谢逊深得教主信任,可以说是教主的心腹,如果教主不死,假以时日当然应该由谢顺利完成新老两代领导集体的交接,这个在当时其实已经是山雨欲来之势了,只是这件事来得太突然,谢逊还没有足够抗衡其他派别的实力就被推上了前台。
所以我们来整合一下四派对于阳教主失踪这件事的态度。殷:教主肯定是死了,所以必须立即选立新教主;韦:教主即便没有死,现在群龙无首不利于教内的安定团结,必须立临时总负责;杨:教主只是暂时失踪,在不明真相之前应当一切照旧,坚持按部就班地走以前的明教道路;谢:既不同意另立教主也不同意一切照旧,建议广泛听取基层教众意见。
事情发展到后来自然是一场撕杀:天鹰与五行旗说白了是勋旧派与少壮派的矛盾,这中间还有一个谁是将来领导者的问题。一场大战下来,从结局上看这两派应当是两败俱伤,都失去了争夺教主之位的实力。甚至其势力被挤出了明教中央的核心圈。当然其中也有谢逊意外出局这个突发事件的影响;韦派遭受重创,杨逍击碎说不得的肩胛骨,多次击败周颠。最终韦派退出角逐。

也就是说,这次大战的胜利者应该是杨派,因为杨派本身的诉求就不是当教主,而是掌握中央的领导权,他们也基本实现了自己的诉求。当然战后,范遥以寻找教主为名离开光明顶,杨逍为避嫌而去了坐望峰,但我们应该看到,整个光明顶的体系被完整得保留了下来,一直到六大派合围光明顶杨逍都是明教实际上的领导者。
下面说说为什么要把谢逊归到少壮派之中。

谢逊的出身在明教四大法王之中出身应该是最低的。书中说他是猎户出身,而殷、韦都有人考证过是大家出身,龙王更是了不得的人物,还是波斯明教过来的,那么谢逊是如何脱颖而出的呢?谢逊在阳教主的心目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干部?好象在阳教主的遗书中说他文武全才。同时他又是一个与阳教主心意相通的下属,他与教主的政治观点最为接近,处事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也相似(比如在龙王的婚事上,他与阳教主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可以试想,当时阳教主一定对这个下属大有“肖我”之感,自然少不得对他进行重点培养。那么一个猎户,如何能在教主和其他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文武全才呢?天鹰系统自然没有他的位置,间谍系统人员已经很满了,已经有5个散人,中央有以杨逍为首的体系把持,象谢逊这样没有根基的人想进入也很难。那么最为广阔的舞台其实就在基层,在与蒙古大军斗争的第一线——五行旗。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谢逊开始是作为第二梯队干部下放到地方上参加基层工作的,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成昆多次上光明顶竟不知道自己的徒弟也是明教教徒。而在工作一段时间以后,阳教主很自然地就把在基层工作业绩突出、并有了一定领导工作经验的谢逊调往光明顶。而此时的谢逊分管的工作是什么?书中并没有提及。也可以这样认为,谢逊在光明顶并没有多少实际的工作。他在光明顶唯一做过的大事就是阻止龙王进入密道(当然为什么谢逊知道密道口而杨逍不知道这个问题也挺值得玩味)。
再说那次火并,天鹰与五行旗为什么有那么大的仇,以至于在共同抵御外辱的时候也要互相攻伐?按理说,天鹰的殷老头想当教主是有这个资历的,人家很早就是明教的法王了,而五行旗是什么地位?再说他们五个旗主中有谁可以号令另四旗?显然没有,争夺教主之位,怎么说也是法王使者这个级别的事。所以,当年五行旗推的肯定不是自己中的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谁?显然就是谢逊。至于谢逊的意外出局那是常人无法预料的。

那么如果谢逊没有那样的惨祸是否能成为明教教主呢?答案是否定的,即便教主的遗书出现,谢逊也不一定能够坐稳这个位置。原因何在?谢逊的资历太浅,他所仰仗的是还没有成气候的最基层教众阶层,在中央上有杨逍范遥这样的官僚系统把持朝政;下有韦一笑、五散人这样的间谍组织蠢蠢欲动;旁边还有一个殷老头这样实力强劲的虎视耽耽。谢逊仅凭教主的遗书就想南面而坐?难啊。政治斗争,实力才是硬道理,古今同理。

下面说说殷老头。
殷老头是实力派,有队伍,能力强,资格老,除了教主谁都不服气。论资排辈也该轮到他老人家了。但他为什么没有成功呢?说白了,他政治上太过幼稚,没有看清形势。
当年,单论实力,殷应该是光明顶上最强的。纯用数据说话,殷当教主一点问题都没有。但问题是,殷派太过张扬,自己把自己推向了其他几大派的对立面。其实,教主的最有力竞争者根本不是什么势力薄弱的韦派还有羽翼未丰的谢派,而是殷派和杨派。但是,杨逍在这个问题上本身就处在有利的位置,他根本不用表态,只要保持现状,自己就是实际上的教主。而殷一时间头脑发热,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结果,人家杨没有动手,谢派和韦派这样有志于教主之位的力量就主动跳出来与殷大干了一场,好一招“乾坤大挪移”,殷还没有与自己真正的对手交锋就损折锐气早早出局,同时另两派也大伤元气,根本就不能对杨派造成任何威胁,此时杨派表个态,表示不作教主,就立时控制了局面。
那么,殷派是否有机会取胜呢?取胜机会不大,但也有一拼。你杨派不是不表态吗?好,我也不表态,但我把态度弄得暧昧一点,一方面表示无意教主,另一方面表示要改组光明顶的领导层直接触动你杨派的根本利益。韦派和谢派一定会同意,并非常积极地希望促成这次洗牌。这样就迫得杨派这个既得利益者走到两难的境地,无论这个提案是以武力还是和平方式解决,杨派一定大受挫折,加上另两派实力尚弱,殷派就能坐上盟主的位置,虽然没有绝对领导权,但站在如此高点以后行事自然方便得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5

帖子

4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3
发表于 2018-10-4 19: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解析金庸的文脉——江湖上的英雄大会

一个有很多作品的小说家,他的文章或多或少地都会有一定的连贯性,如果连贯性强了,就叫什么几部曲,比如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巴金的家春秋,凡尔纳的科学三部曲等等。如果连贯性不强,那么他的思想就是以暗线的形式来表现的,这种暗线也可以说是一个小说家的文脉。

金庸的文脉是什么呢?是金庸对于中国历史的理解,是他对于江湖与政治的考量,所以我说,金庸的文脉也可以叫做——金庸中国史。

金庸中国史的基本脉络大概是战国《越女剑》——北宋《天龙》——南宋《射雕》、《神雕》——元《倚天》——明末《碧血剑》——清初《鹿鼎记》、《书剑》——清中期《飞狐系列》。

这个贯穿中国历史的一条文脉几乎囊括了中华最波澜壮阔的历史,也给了金庸可以实践自己想法的舞台。在金书中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就是金庸将某些看来是二择的难题通过不同的小说都进行了实践,从而让读者可以清晰地知道他对于这件事情的取舍。

比较明显的有,关于江湖帮派是否能左右政治的问题,丐帮与明教一成一败就是将这个难题做了很好的解答。如果没有明教,可能会有读者认为,如果丐帮怎么怎么样一定可以保大宋江山,郭靖如何如何也许可以荡涤乾坤。但是看了《倚天》以后,金庸明确地告诉我们江湖帮派和农民起义最终只是被利用的对象,当年即便丐帮成功最后也不过是明教的下场。

还比如逍遥派的虚竹似乎运气很好,整合了逍遥派这么大的一个帮派,似乎前途一片光明,但是明教的内乱也给出了一个反例。

那么如何来解析金庸的文脉呢,我这个人是比较喜欢看热闹的,所以,我看金庸的文脉都是在每部小说中最精彩,人物最集中的江湖大会上寻找端倪的……

天地会——红花会:最近的又是最远的。

金庸笔下清朝两个最有影响力的大帮派,也是金庸塑造的最早和最晚的两个帮派。从这两个帮派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金庸关于江湖、帮派、政治的认识。

在《书剑》中,我们看到的红花会是金庸最带有侠义小说色彩的帮派,这个帮派上下一心,一团和气,简直是一个标准的“和谐帮派”;而天地会内忧外患、帮派成员勾心斗角,甚至投敌叛变的人一个接一个。

究其原因,早有定论:金庸初写作思想和对江湖的认识还不是特别成熟,小说中多敌我矛盾少内部斗争,到了《鹿鼎记》,他老人家什么都看得多了什么都经得多了,政治斗争就多过阶级斗争了。

当然大势自然如此,但是这两个社会环境相对接近的作品中没有某些相似之处吗?能从中发现一些金庸先生对政治斗争认识上的得失吗?

我认为还是可以从中一窥端倪的。

第一、比较跑题的。可以看到金庸的民族观并不是他在写小说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而是早有方向逐步完善的。《书剑》中,陈家洛最后皈依伊斯兰教,而且全书对于少数民族少有毁弃,只是专门提出满汉矛盾,说明金庸本来就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或者大汉族主义者。到了《鹿鼎》,最后形成了连满汉矛盾都可以不称之为矛盾的地步(境界)。但大体路子并没有改变。

下面是正题:天地会和红花会是金书中最接近政权核心圈的帮会(明教虽然最终夺得了政权,但小说只提了一个头,而夺得政权那艰辛的历程其实只是开始),作为金庸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帮会,他们的行事竟然惊人得相似,在斗争方式上惊人得幼稚。

说红花会幼稚,大家一定都会想到陈家洛出卖爱情寄希望于乾隆这样的愚蠢行为。其实陈家洛的愚蠢远不是这时才表现出来的,真正表现陈家洛愚蠢的地方恰恰是精彩纷呈的江南之行。

江南之行,红花会可谓风光无限:人他们救了,皇帝他们抓了。但是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吗?又或者他们想达到什么目的?

红花会江南战役一共有三个步骤:一、营救文泰来;二、擒拿乾隆;三、展示红花会绿营实力。

那么他要达到什么目的呢?营救文泰来就是告诉乾隆,你身世秘密已经不可能隐藏了,所以你清朝皇帝地位的合法性将受到极大的挑战;擒拿乾隆,目的就是要逼迫乾隆并告诉乾隆红花会有能力威胁他的生命;展示绿营实力,是说明红花会在军队中的影响。

看起来这三环是环环相扣的,可以给予乾隆巨大的压力迫使其与红花会合作,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那么其愚蠢性在哪里呢?它在于展示以上实力以后是否有相应的后续措施来巩固以上的结果。显然红花会完全没有顺着这个路子继续走下去。

以上三大步骤,都是利用了老帮主创下的基业,用流行的话讲就是在挥霍上一代领导人的政治遗产。等到政治遗产挥霍得差不多了,该新一代领导人行动的时候,陈家洛以及他的领导核心竟然没有领会到老帮主的政治意图,走了一步缓招——援助回疆。

回疆叛乱与展示绿营实力其效果和能达到的目的其实是相似的,都是向乾隆表明红花会有很强的军事实力而非普通江湖帮派,甚至可以发动一场起义。那么既然已经展示了绿营实力了,就没必要再做无用功。一方面要策反乾隆让他能够为我所用,另一方面还处处与他作对,在军事上不断给他制造麻烦。对于红花会当时的实力来说这显然是愚蠢的。能带来的只会是乾隆对于红花会的不信任甚至是憎恶。

那么红花会下一步如何行动才能主动呢?很简单,以陈家洛为首,大批红花会骨干必须加入清庭,或成为侍卫,或当官员,最好能掌握一定军权。而此时回疆叛乱正是一个大好时机,陈家洛应当立时提出愿意领兵前往平叛,具体过程当然可以耍一耍手段,与霍青桐配合一下,只打满军不打汉军,消耗旗人而让汉人得到军功。

应该看到回疆叛乱并不是分裂势力叛乱,而是官逼民反,战争也是逐渐升级的,乾隆这个人其实极好面子,他的所谓十全武功,很大程度上都是他在民族政策上的失误导致叛乱,然后随着战争不断升级,最后一个小事情变成大叛乱。而只要给他足够的面子,乾隆还是可以接受与叛军和解的,比较有名的例子就是台湾林爽文叛乱,最终双方可以说是各退一步,也算和平解决地区争端了。

所以红花会完全有机会和能力成为清庭与回部的调和人,并从中攫取大量的政治利益。试想,如果红花会调处得当,不但可以利用回疆削弱旗人势力,还能趁机获取军队实权,在外给乾隆以压力。

而在内,红花会成员或明或暗地加入清庭,然后着手以各种手段剪除满人勋旧势力的羽翼,控制或者暗杀朝中能臣。这么做看似会引起乾隆警觉,导致他对红花会不满。其实不然,因为前面的表演,乾隆明白红花会有能力对他进行肉体毁灭,所以他是很顾忌红花会的实力的,而如果一方面让乾隆知道红花会是他巨大的助力而非敌人,另一方面为乾隆剪除那些勋旧老臣,使他可以有足够能力对付太后一党。那么乾隆对于红花会的态度自然会是又怕且爱,而陈家洛在回疆领兵鏖战,内外配合,这样乾隆就不敢对红花会动手,假以时日,自然大势可定。

这个策略其实就是《天龙》中慕容复投靠段延庆的策略,很简单也很明显,不可能不为乾隆所防备。但是《书剑》有一个很极端的环境:1、陈家洛有机会获得兵权,并且在军中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2、乾隆有意做一个汉人的开国之君,所欠缺的一个是势一个是力。势为汉人在清庭掌握要冲,力为要有人给他来个黄袍加身。

红花会是有机会作到上面两点的,虽然事成之后,红花会少不得遭到明教般的清洗,但是既然红花会众人以恢复汉人天下而不顾自身性命,那么被汉人皇帝清洗难道不更好吗?

而以陈家洛为首的红花会领导核心在展示了自己“实力”以后就没有了下文,一系列举动非但没有涨乾隆之势,反而削弱了乾隆在朝廷的影响力。最终让乾隆把红花会和太后当成了同等重要的敌人。

以红花会人物的才智,怎能想不到满人对于这个非我族类的皇帝不存一点戒心?如果当时乾隆身边有红花会的人,当太后拿出雍正遗诏来要挟乾隆的时候,几个红花会死士或冒死偷出遗诏,或毁掉诏书,并击杀几个上三旗宿老。那么乾隆还会布局剿灭红花会吗?当他拿到遗诏,并看到那几个高官死尸的时候,你认为他还会顾忌太后的势力吗?又或者,红花会掌握遗诏,并以此相威胁,把乾隆逼到不得不反的地步,事情的结局还会那么令人憋屈吗?

造成这样结局的主观原因是:江湖帮派长期脱离政治核心圈,对政治斗争的认识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产生了对皇权绝对的迷信而不知道皇权并非无所不能。

具体表现是红花会认为只要乾隆同意改换门庭,只需要下一道圣旨就可以驱逐鞑虏,恢复汉人江山。所以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在争取取得乾隆这方面的许诺。

书中有一个细节:乾隆在发誓恢复中华以后,陈家洛就放了他,竟然没有在他身边放置一个眼线。使得乾隆的“恢复汉人江山”行为完全成了一个自律行为,虽然君子慎其独也,先不说乾隆是不是君子,即便是君子红花会就不需要他再受他人挟制?这种愚蠢的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协议,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能有什么约束力?

反过来,乾隆也知道陈家洛是个君子,但是当陈家洛带香香出去北京的时候,乾隆却不忘派手下严加看管。这就是政治家和侠客的区别。正是这种区别让红花会失去了最后的主动权。所以红花会的失败,是他们对于皇权的高估造成的一系列行动上的幼稚愚蠢造成的。

说句题外话:陈家洛作为金庸笔下第一个大帮派首领是幸运的,他没有经历激烈的内部斗争就登上大位。也正是如此,让他失去了学习政治斗争的机会。

另:仔细分析一下红花会,我们会发现它其实是有一点内部斗争的雏形的。而金庸在以后的作品中将这个雏形进一步挖掘最终形成了另一个脍炙人口的大帮派——明教。

例证:1、文泰来与谢逊。文泰来是四当家,而谢逊是明教第三法王,地位都是不高不低。但是他们都很得老帮主的青眼,谢逊被指定为继承人,而文泰来则直接参与了老帮主见乾隆这样最机密的事情。可见,如果没有陈家洛的话,文泰来一定是下一任帮主的最有力人选;

2、无尘道、赵半山、徐天宏、文泰来、杨成协等人的关系。其实排名前几位的红花会当家武功都差不多,徐天宏武功稍差但是有计谋算半个政治家,他可以对应明教的彭和尚,杨成协似乎是被兼并过来的,到了明教可以对应殷派(当然殷派比他要强很多),前面几位不用对号入座,但是如果真有内乱,其形势跟明教内乱也不会有太大分别;

3、骆冰跟鱼于同。大家都能看出来吧——龙王跟范遥。只不过在《倚天》里,将这种关系给加强了,从中增加了很多故事。

所以说红花会是一个和谐版的明教,而明教就是一个乱局中的红花会,两相印证可有一定收获。

说完被高估的陈家洛,下面就应该说说这个段落的另一头:《鹿鼎记》。

《鹿鼎记》中天地会的失败也有一个主观的认识的偏差,就是:天地会严重低估了一个人——韦小宝。

其实天地会有比红花会更加有利的社会环境,江湖中人心向汉,清朝内忧外患立足不稳,天地会外有强援内有人望。可是天地会输得更惨,不但大事不成,内部还屡屡出现叛徒,成为金庸中国史中最失败的大帮派之一。原因何在?第一、政策出现重大失误;第二严重低估了韦小宝的作用,造成人才浪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7

帖子

4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3
发表于 2018-10-4 1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任何一个帮会都要有一个精神力量支撑。红花会的陈家洛武功高强又文质彬彬,但是在大是大非上把持的很定。天地会的陈近南虽然也武功高强,但为人迂腐,被郑克塽杀了后还以他是故主之子不让韦小宝复仇,一干英雄豪杰自然心都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6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18-10-4 19: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明教各大政治势力执掌图  楼主贴的不全,我来补上。

  下面说杨派
  杨派是整个明教的既得利益者,是明教的官僚集团。在阳教主时代杨逍就已经确立了“总理”的地位,整个教中的日常事务都出自他手。在火并中杨逍也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成为了实质上的明教教主,那么杨逍是否真的胜利了呢?
  没有。杨逍只不过暂时击败了对手并没有最终整合明教为自己所用,造成了明教的分裂,对于杨逍当时的地位来说,这样的结果本身就是一种失败。
  那么杨逍错在何处?杨逍错在自己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定位应该在哪里。在他的表现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他是将自己同其他3大派等同起来了。但是以他当时的地位,他已经是实际上的教主,参与火并最好的结果不过是给自己加一个教主的虚名,失败对方也不能须臾间毁掉光明顶的整个官僚体系,所以杨派还是各派拉拢的对象。在这场争斗中,杨派本来就处在不败之地,只要不是一场大革命,不把以前的体系整个推倒重来就基本能达到他们的诉求。
  那么杨派最高目标是什么呢?当然是全教围绕在以杨逍为中心的教中央周围来。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那么退而求其次,就应该是最大限度的保证自己势力不受损失的情况下推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教主,自己躲在幕后操纵。最坏的结果才是自己到前台来,与各地的封疆大吏交恶。然而,杨派走的却正是这最坏的一条路。
  那么,当时杨派是否有实现第二条路的条件呢?有。在这四大派中,殷派实力最强,而且是志在必得,杨派倒向他肯定不会受到重视;韦派相对薄弱需要依傍大派系,但是韦派都是搞间谍工作出身,都是老油条,根本不好控制;剩下的就是正处于上升状态的谢派了。
  谢派实力很强,有群众基础能与殷派一争高下;同时他们出身底层政治手腕比较差,容易控制;第三,谢派势力还没有来得及向中央渗透,在中央缺少必要的资源,而他们想取得成功就必须在中央依仗杨派的势力的支持。所以谢派与杨派是存在很强的互补性的,所以如果杨派与谢派联合那么明教大事可定。但是最终两派并没有走到一起来,原因何在?
  我们从书中找找线索:谢逊灭门惨祸发生在他儿子一岁多点的时候(书中有记载),而龙王MM破门出教是在阳教主失踪后不久,殷老头下山是在数年之后。也就是说,那场大火并应该是在殷下山之前不久发生,其时谢派首领谢逊其志主要在报仇而非教主之位。从殷派与谢派日后的仇怨之深来看,殷谢两派一定有场厮杀,但当时的谢派主要主张也不太可能是为谢逊争教主之位,而是反对殷当教主。这个在书中说不得曾经表示过,当周颠与杨逍在光明顶争执的时候,说不得曾经说:“我既不是殷派也不是韦派……”可见,当时在前台争教主之位的是殷派和韦派。谢派因为谢逊已经如同失心疯一般整日为了报仇而奔走,失去了争夺教主的能力和锐气,甚至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所以杨派自觉不自觉得放弃了谢逊,将谢派势力边缘化,这样杨派在整个事件中就处于无任何一派可支持又受到所有派系敌视的尴尬境地。最终结果殷派韦派两败俱伤,谢派被削弱后边缘化,而杨派也无法站在道义上的高点,最终导致明教的分裂。

  最后说本章的重头戏韦派:
  说实话,本人比较不喜欢韦派,因为他们在整个明教的发展进程中很多时候是躲在阴暗的小角落,他们的很多事情不是用真实实力说话而是在耍政治手腕。
  韦派冲到前台在书中有所表示的其实就是火并那一次,韦与殷都成了教主的直接候选人。殷派自成体系,殷的子女师弟都是大家,而且鹰王手下势力绝对不在五行旗之下,这也是他日后一人与六大派分庭抗礼的资本。而韦派有什么?韦一笑行事诡秘,在倚天书中,绝大多数时间江湖人士只是听说有这么个人。而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役,五行旗天鹰教都是率领大军回防,而韦一笑和五散人如何?孑然一身得上了光明顶。这就充分表明了韦派的实力。按理说,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觊觎教主之位呢?又怎么能够成功呢?我们来看看韦派的表演:
  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战:韦一笑抢夺殷离,五散人都知道这是在抓天鹰教的小辫子;说不得抓张无鸡,也明说是要控制五行旗。这两件事情办完,当时的口号还是要利用这些人化解以前的恩怨团结一致抵抗外辱,但当他们到了光明顶以后一场大戏正式上演,周颠当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马上提出了大战以后杨逍要推举谁当教主的问题。然后其他几人有的唱红脸有的唱白脸,一唱一和给杨逍施加压力,这不是逼宫么?此言一出,以前那么多大义凛然的表演立时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正所谓祸起萧墙,光明顶上的一场惨祸其实就是由韦派的卑劣行为而引起。
  至于说韦为何与五散人是一派,理由有二:1、韦与五散人身份地位相似。韦和五散人在阳教主时代都没有什么具体的行政工作,但他们与谢逊的闲散不同,也不是龙王MM那样不关心政治。他们是因为工作性质而没有具体的行政工作。在张时代,韦一笑戏耍丐帮、彭和尚在大都的出现和后阳顶天时代彭和尚义救王盘山那个幸存者以及后张时代周颠救朱等事件看出,他们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单独行动和秘密行动。
  2、在很多事件上韦与五散人是同气连枝一荣具荣一损俱损的关系。火并事件中韦与五散人一同下山;蝴蝶谷大会韦与五散人一同受到提拔重用;在光明顶逼宫事件中,五散人明显是在挺韦等等

  下面说说,张时代以及后张时代明教各大派别的最终结局。
  在光明顶事件结束以后,张顺利成为明教的教主。那么明教这场政治角力的胜利者是谁呢?我们也可以在书中一窥端倪:
  “当晚张无忌大会教众,焚火烧香,宣告各地并起,共抗元朝,诸路教众务当相互呼应,要累得元军疲于奔命,那便大事可成。是时定下方策,教主张无忌率同光明左使杨逍、青翼蝠王韦一笑执掌总坛,为全教总帅。白眉鹰王殷天正,率同天鹰旗下教众,在江南起事。朱元璋、徐达、汤和、邓愈、花云、吴良、吴祯,会同常遇春寨中人马,和孙德崖等在淮北濠州起兵。布袋和尚说不得率领韩山童、刘福通、杜遵道、罗文素、盛文郁、王显忠、韩皎儿等人,在河南颍川一带起事。彭莹玉率领徐寿辉、邹普旺、明五等,在江西赣、饶、袁、信诸州起事。铁冠道人率领布三王、孟海马等,在湘楚荆襄一带起事。周颠率领芝麻李、赵君用等在徐宿丰沛一带起事。冷谦会同西域教众,截断自西域开赴中原的蒙古救兵。五行旗归总坛调遣,何方吃紧,便向何方应援。
   这等安排方策,十九出于杨逍和彭莹玉的计谋。张无忌宣示出来,教众欢声雷动。”
  很显然,杨派得势,杨逍确立了在新领导班子里二号人物的地位,以及在以前他写教史促成殷杨两家的政治婚姻等一系列手段,树立了自己不可或缺的地位;而另一个受益者就是韦派,韦派和五散人全部得到提拔,从散人变成了各地的指挥员。
  失势的是天鹰,殷老头被弱化到与五行旗并列的地位;而五行旗明升实降,虽然5大军区司令上调中央军委,但是在各地的实权却被收缴,失去了独霸一方的能力。
  
  这次教代会的结果一方面是统一了政令,收缴了地方武装的指挥权,加强了教中央的权威。但另一方面,那些在地方上能够掌控局势的军队领导脱离了自己的队伍,加上后来明教中央不断得精英化,使得地方上一批更加少壮派的军官坐大,最终成为一股新的势力。朱、徐等这些原五行旗中下级军官逐渐成为左右明教历史走向的决定性力量。
  殷派,虽然与张是至亲,但他们在明教发展的重要时期犯过错误与分裂过中央,所以他们被打入另册是理所当然的。同样的红某方面军也曾在长征中犯下过类似的错误,他们最终的结局也大多是虽有元帅大将之封,终生没有再掌大权。
  韦派在这次改朝换代中终于是压对了宝,地位也得到大规模提升,无奈他们实力太弱,即使是镑上了教主也难于统御底下其他几派势力,最终在另一次政治站队中,他们权衡利弊选择了本应当是他们下属的朱这个五行旗的新生代,至于建国以后的清洗,他们自然是跑不了,但还是不得不佩服他们敏锐的政治嗅觉。
  谢派,被人为得分化,在明教中央精英化的大背景下,五行旗的分化造成了他们自身的分裂,虽然最终是这一派取得了胜利,但当年的少壮派被更加少壮的一派击败,也着实令人感叹。
  杨派,他们最后还是死在了自己那一己私利之上,杨派代表了知识份子阶层,代表了明教中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在面临风起云涌的社会大变革时往往会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从后阳顶天时代到后张时代,这几十年中,杨派都在小心地维护着自己的既得利益,都在拒绝变革拒绝与其他派别分享权力,身处高位却没有为将来的事情做一个周密的安排,以至于杨派一直处在内遭人忌外无强援的尴尬境地,虽然他们以自己高超的管理才能维持着明教的运转,也取得了例任教主的欢心和信任,但他们无力也没有想过去阻止一场摧枯拉朽的革命对他们的荡涤,他们的失败也正是历次改朝换代中知识分子命运的缩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

主题

36

帖子

9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18-10-4 19: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政治方面解读武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6 18:15 , Processed in 0.09645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