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7|回复: 4

比利牛斯战争(原创)

[复制链接]

2

主题

12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8-10-6 20:4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比利牛斯战争发生于法国大革命期间,在第一次反法同盟战争中,一般比较津津乐道的是诸如瓦尔密战役、热马普战役、土伦战役,但事实上,比利牛斯战争的胜利才是确保法国大革命的重要保障,同时也为其后拿破仑战争期间的半岛战争做下了铺垫。这是一场很悲壮的战争,战争期间法国大革命经历了由吉伦特派(温和派)被雅各宾派(激进派)所取代的权力转移,一些前线将领被冠以“反革命者”、“保皇派”的帽子被处决,但即使这样,法国军队仍然坚持到最后,最终取得了战争的胜利。

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成立了国民议会,1793年法王路易十六被处决,同时法国革命迅猛发展,比利牛斯战争之前,法国国民卫队和志愿军通过瓦尔密战役和热马普战役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不仅将试图解救法王的外国联军击败,还侵占了比利时和奥属荷兰的领地,于是以普鲁士、奥地利、西班牙、英国为首的国家组成了第一次反法同盟,1793年2月1日法国对英国、荷兰宣战,同年3月7日对西班牙宣战,而比利牛斯战争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爆发了。

整个比利牛斯战争是由东线和西线两个战场组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8-10-6 20: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东线——1793年上

长驱直入的加泰罗尼亚军团



1793年3月7日法国与西班牙宣战,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任命里卡多斯为总司令率领由4500人组成的加泰罗尼亚军团从东比利牛斯山出发向法国进军。

安东尼奥.里卡多斯(Antonio Ricardos Carrillo de Albornoz )1727年生于巴尔巴斯特罗的贵族家庭里,他是西班牙著名的卡里略家族中的一员,这个家族可以追溯到卡斯蒂利王国Kingdom of Castile.时代,由于他显耀的贵族背景,使得他16岁时就加入了他父亲的部队,并成为马耳他骑兵团团长,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期间,他参加了著名的皮亚琴察战役,但不幸的是那场战役中法国和西班牙联军惨败给了由约瑟夫.温泽尔亲王率领的奥地利军队。
七年战争爆发,里卡多斯参加了其中的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间的战争,这期间里卡多斯得到了更多的战争锤炼,战争结束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计划对西班牙军队进行军事改革,于是背景显赫的里卡多斯成为辅助卡洛斯三世进行改革的重要人物,1768年里卡多斯借鉴了普鲁士的军事组织理论,在西班牙和法国边界处建立起一个素质很强的军事体系,由此他获封为圣地亚哥骑士的荣誉,同时他深受启蒙运动影响,创办了马德里皇家经济学院和奥卡菲亚军事学院,并在那里教授先进的军事理论和启蒙思想。
由于启蒙思想与当时的传统宗教思想格格不入,使得里卡多斯屡遭西班牙宗教裁判所的调查和责难,最终里卡多斯被迫离开了奥卡菲亚,被派往北方吉普斯考Guipuzcoa的一个小地方就职。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西班牙加入了第一反法联盟,卡洛斯四世任命里卡多斯为西班牙部队总司令(Captain General)从比利牛斯山东部入侵法国。

4月17日西班牙军队不费吹灰之力攻取了由400人把守的圣劳伦特小城Saint-Laurent-de-Cerdans,4月20日在泰克河 the Tech River附近的塞勒特Céret以仅17人受伤的代价 击败了一支1800人的法军,法军仓皇之于有200人在渡过泰克河时被淹死。

面对西班牙如此迅猛的攻势,法军不知所措,鲁西永地区指挥官马修.亨利.马尔尚将军 Mathieu Henri Marchant de La Houlière 被免职,他在绝望中自尽——稍后看看其他失利的法军将领的遭遇,就能理解马尔尚将军自尽的举动了。4月30日法国政府将原比利牛斯军团分成了东、西两支比利牛斯军团。其中东比利牛斯军团由克劳德.卡梅隆准将Claude Souchon de Chameron指挥,但不久,5月13日任命路易斯.德.弗莱尔斯少将Louis-Charles de La Motte-Ango, vicomte de Flers接替卡梅隆的指挥权,还将在意大利的达戈贝特Brigade Luc Siméon Auguste Dagobert 和道斯特Colonel Eustache Charles d'Aoust 两支部队调往东比利牛斯。

西班牙方面,里卡多斯忌惮于泰克河南岸贝勒加德要塞Bellegarde的坚固,不敢对其轻举妄动,原地等待后续援军。弗莱尔斯率领5300人的东比利牛斯军团奔往贝勒加德增援,5月19日双方在马斯迪乌遭遇,翌日里卡多斯决定率先对弗莱尔斯的营地发起进攻,于是比利牛斯战争中第一场大型战役马斯迪乌战役Battle of Mas Deu便打响了,此时西班牙军队的人数已经增加到了15000人,战役中由孔德.德拉.乌尼昂 Luis Firmín de Carvajal, Conde de la Unión 统率的2460名骑兵和库尔滕Juan de Courten指挥的三个瓦隆近卫营成功突破了法军中央的炮兵阵地,迫使弗莱尔斯的法军撤退。其后西军开始围困贝勒加德要塞,32天之后6月24日贝勒加德的守军投降。

这时法国国内局势发生了变化,5月31日到6月2日期间,巴黎人民发生第三次起义,吉伦特派被推翻,雅各宾派开始执政。

至此里卡多斯的西班牙军队进展得颇为顺利,但其中也暴露出里卡多斯在战术上过于谨慎,行进速度拖沓,缺乏连续作战的信心,这也使法军在失利之后有充足的时间来补充兵源。其实纵观整个第一次反法联盟战争期间无论北线不伦瑞克公爵的普奥联军还是南线里卡多斯的西班牙军队,都对战争报有许多观望态度。而里卡多斯也终于在自己谨慎的态度上受到了惩罚。

里卡多斯15000人的军队继续沿着比利牛斯山向北前进,弗莱尔斯在补充一些兵源之后,已经拥有了一支12000人的部队,他决心利用佩皮尼昂坚固的堡垒阻击西班牙军队的前进,佩皮尼昂原本是古马略卡王国的国都,三十年战争时期被法国占领,法国在此修筑了非常坚固的防御工事。佩皮尼昂是法国东比利牛斯山地区最后的坚固屏障,西班牙军队若是攻占这里之后,就可以长驱直入,威胁图卢兹。

7月17日佩皮尼昂战役Battle of Perpignan打响,西班牙军队以五列纵队向法军阵地推进,一度占据了战场优势,但其后弗莱尔斯抓住了西班牙军队第三纵队突进,与第二纵队间距过大的失误,指挥法军主力从中部对西班牙第三纵队发动了猛攻,并成功的阻止了第五纵队的增援,尽管整个战役中法军的伤亡代价不逊于西军,但最终里卡多斯还是选择了撤退。对于这场战役,法国人认为法军以阵亡800人的代价造成了西军阵亡1000人的结果,当代历史学家迪格比.史密斯Digby Smith 认为,西班牙军队实际上仅有31人阵亡、131受伤、3人被俘。但毫无疑问的是,弗莱尔斯的这支临时拼凑的军队确实在付出高昂代价之后成功阻止了西班牙进攻的势头。

8月28日,在比利牛斯山中段的,达戈贝特率领8000人的法军击败了里卡多斯的左翼曼努埃尔.佩纳Manuel la Peña 统率的一支西班牙军队,并占领了普伊格塞尔达Puigcerdà。第二天达戈贝特的部队就占领了整个塞尔达尼亚Cerdagne,9月4日达戈贝特的军队在路易斯山Montlouis,再次击败了西军,不仅俘获了14门大炮还夺回了被占的一部分鲁西永领土。扫清了西班牙军队在侧翼的威胁。

另外此时土伦被法国保皇党出卖,西班牙和英国联军进入土伦港,如果里卡多斯的军队能够攻下佩皮尼昂的话,就可以轻易的与土伦的联军连成一片,那样法国的局势将越发严峻

弗莱尔斯尽管在佩皮尼昂取得了一场艰难的胜利,但这仍无法平息国内舆论对他在战争前段时指挥失利的指责,民众的怒火使救国委员会将他调回巴黎接受审判,1794年7月22日公共安全委员会宣判弗莱尔斯有罪,弗莱尔斯被送上断头台处决,不过后人仍将弗莱尔斯的名字铭刻在了巴黎的凯旋门上。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4

帖子

4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1
发表于 2018-10-6 20:47: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线——1793年下

法军的转折点与里卡多斯的巅峰之战

弗莱尔斯被调回巴黎之后,巴班塔尼少将Hilarion Paul de Puget-Barbantane成为了弗莱尔斯的继任者。但巴班塔尼明显是个胆小鬼。

经历了第一次挫折的里卡多斯决定利用法军前线指挥混乱的机会大胆进攻,他派出吉隆中将Jerónimo Girón-Moctezuma, Marquis de las Amarilas.率领一支部队渡过泰特河Têt River包抄佩皮尼昂后方,切断法军增援和逃跑的路线。8月31日吉隆的部队成功渡河扫除了防守河岸的法军,并在北岸布置下一个防御阵地。9月2日西班牙的先头部队抵近佩皮尼昂。而第二天巴班塔尼就将东比利牛斯军团主力后撤到佩皮尼昂北面的塞尔斯Salses-le-Château,只有道斯特拒绝了巴班塔尼的命令率领一部分士兵坚守佩皮尼昂。

而同一天里卡多斯命令吉隆向佩皮尼昂北部连接佩皮尼昂和塞尔斯之间的佩雷斯托尔泰Peyrestortes进军,以彻底切断佩皮尼昂与外围的联系。9月8日,吉隆经过苦战,最终击退了奥斯特在那里的守军占据了佩雷斯托尔泰。同一天为接应吉隆的行动和在距离佩皮尼昂更近的地方进行炮击,库尔滕率6000人的部队(其中包括瓦隆近卫营)越过了泰特河占领了佩皮尼昂北2公里的勒韦尔Le Vernet,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有24门火炮的火炮阵地,准备对佩皮尼昂进行火力轰炸,并切断了佩皮尼昂向北通往纳邦Narbonne的道路。佩皮尼昂的严峻形势使得达戈贝特迅速率领自己的部队赶往佩皮尼昂增援。此时里卡多斯将自己的指挥部设在距离佩皮尼昂西南12公里的特鲁伊拉(Trouillas)。

当东比利牛斯军团刚刚在塞尔斯站稳之时,吉隆已经在佩雷斯托尔泰南部的高地上建立起了一个由10000名步兵和2000名骑兵组成的阵地。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东比利牛斯军团指挥官巴班塔尼做了逃兵,9月12日他只身逃回了图卢兹。

而法军位于前线的整个东比利牛斯军团都处于无总指挥官状态,道斯特和莱蒙尼准将(Louis Lemoine )还在坚守佩皮尼昂,在塞尔斯的部队暂时由古格特Louis Antoine Goguet 指挥。

9月17日西军对佩皮尼昂发动总攻,著名的佩雷斯托尔泰战役打响Battle of Peyrestortes,凌晨2点开始,在库尔滕的炮兵在伊图里加雷José de Iturrigaray的指挥下开始对佩皮尼昂的要塞进行猛轰。在承受了西军炮火的轰击之后,道斯特指挥佩皮尼昂的法军向库尔滕的阵地发动反击,4点开始,道斯特将法军分成四路向处于勒韦尔的库尔滕部队进攻,莱蒙尼负责左路,多米尼克.佩里尼翁Dominique Pérignon 上校指挥中路,索雷拉克准将Antoine Soulérac指挥右路。在最左侧由让.拉纳 Jean Lannes中校指挥,经过一轮苦战,法军突破了库尔滕的侧翼,并最终占领了卡贝斯塔尼的炮兵阵地。

面对法军突如其来的反击,库尔滕的部队只得向吉隆把守的佩莱斯托尔泰撤退。

尽管道斯特无权去调动古格特的军队,但古格特同意与道斯特合作,并配合道斯特的行动。当奥斯特发起反攻时,古格特率领部队向处于佩雷斯托尔泰的吉隆部队发动进攻,尽管西班牙军队火力猛烈,但吉隆忽视了对防线背后一条深谷的防守,古格特利用西军的防守失误,从背面接近了西军阵地,战斗很快演变成了一场肉搏战,法军的援军不断从附近赶来,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尚萨克准将Pierre Poinsot de Chansac率领法军预备队从塞尔斯赶到佩雷斯托尔泰,同时奉道斯特的命令,索雷拉克率领佩皮尼昂的援军也赶到佩雷斯托尔泰战场,西军开始抵挡不住了,拉斐尔.阿多莫Rafael Adorno的西班牙骑兵最先开始了撤退,直到晚上10点,法军终于突破了西班牙阵线,吉隆和库尔滕的部队在无序中向特鲁伊拉Trouillas和马斯迪乌Mas Deu溃败。

这场战役给西班牙军队造成了1150人阵亡,超过6000人受伤,500余人被俘,26门大炮和7面军旗被俘获的惨痛代价,法军也有近300人阵亡1200人负伤的损失,至此西班牙再也无力攻至佩皮尼昂以北地区。现在在佩皮尼昂机场附近还有一座法国为纪念这场战役胜利而建造的纪念碑。佩里尼翁在这场战役中负伤,不过第二天他就因为英勇的表现被提升为准将。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战役中法军唯一的逃兵巴班塔尼最后不仅设法逃脱了国民公会的制裁,而且还被铭刻在了凯旋门上,而真正的英雄道斯特却没有被刻上。

吉隆和库尔滕的失败,让里卡多斯颇为震惊,他迅速将部队残余收集,并退守至特鲁伊拉。

法军方面在巴班塔尼临阵脱逃之后,任命达戈贝特为东比利牛斯军团总司令,他从普伊格塞尔达回援的途中得知西班牙军队退守特鲁拉斯,决定率领包括道斯特和古格特在内的整个军团转向特鲁伊拉与西军决战。

里卡多斯得到了巴塞罗那第二步兵营的增援,西军在特鲁伊拉拥有了17000人和38门大炮的防御部队,但全军士气低落,达戈贝特的部队由4个小型步兵旅(Infantry Demi-Brigades)以及两个国民卫队总共22000人组成,而他的部队受长途奔波、连续作战和补给匮乏的影响,士兵非常疲惫。

9月22日(也就是佩雷斯托尔泰战役之后的第五天),特鲁伊拉战役Battle of Truillas开始了,达戈贝特将自己的部队布置在中路,古格特的部队为右翼进攻在图伊尔Thuir的西军左翼,道斯特的部队为左翼进攻位于马斯迪乌的西军右翼。

里卡多斯认为图伊尔将是法军进攻的重点,所以里卡多斯在自己的右翼马斯迪乌仅安排了克雷斯波将军的3000士兵,而将奥苏纳公爵Pedro Téllez-Girón, 9th Duke of Osuna、乌尼昂的部队布置在图伊尔。

战役开始之后,达戈贝特的中路还算顺利,但当里卡多斯的部队退入主防御工事之后,中路的法军就无法前进了,古格特的部队在图伊尔受了来自西军的强力阻击,西军的火力让法军损失很大。在稳固了中路防御战线之后,里卡多斯亲率一支骑兵从中路支援图伊尔的守军,并最终将古格特的法军击退,然后里卡多斯又马上回到了中路。法军左翼的道斯特部队,原本很有希望趁里卡多斯不在的时候威胁西军的中路,但他在马斯迪乌受到了克雷斯波的阻扰,人数占优的法军居然无法动摇西军防线。古格特的部队败退后,乌尼昂率领西班牙左翼部队开始向达戈贝特的中路法军发动反攻,同时里卡多斯在中路集结了所有的骑兵对达戈贝特的阵地发起了最大规模的反攻,位于中路的法军被包围了,4个小型步兵旅中有3个遭到全歼,达戈贝特向西北逃至卡诺赫斯Canohès,尽管战后达戈贝特的报告说,法军在这次战役仅有1500人阵亡,但事后的证据表明法军至少有3000阵亡,1500人负伤,还有10门火炮被西军俘获,而西军也有2000人的伤亡。

另外后来有历史学者表示,达戈贝特在战前其实是主张将主力向西布置,主攻位于图伊尔的西军,但随行的国民公会派遣议员法布里Claude Fabre认为法军必须在正面完全击溃里卡多斯的主力,这样才能结束西班牙的威胁,最终迫于公会的压力,达戈贝特只得冒险在正面攻击西班牙坚固的主阵地。倒霉的达戈贝特也在这次失利之后被免去了军团总司令的职务,并押解回巴黎受审。9月28日道斯特将军接替了达戈贝特的职务,不过达戈贝特的命运比弗莱尔斯要好多了,达戈贝特再被监禁了一段时间之后,1794年4月又回到了塞尔达尼亚继续统领着一支部队与西班牙作战,并取得了不错的战果,1794年4月10日攻占了乌戈尔Urgel,但没过几天就因病死于普伊格塞尔达。

这场战役使里卡多斯得到了很大的赞誉,里卡多斯逝世后,他的遗孀被封为特鲁伊拉公爵夫人,以纪念他在战役中的出色表现。

随着冬季的临近,里卡多斯决定率领15000名西军向东南方向转移渡回泰克河南岸,刚成为东比利牛斯军团司令的年轻气盛的道斯特不甘心失败,率领16000名法军追击西军,但却在10月3日的勒布卢战役battle of Le Boulou中遭到失败,造成了1200人的伤亡,而西军也有300人伤亡,10月12日道斯特遭到解职,他仍然回到自己的部队指挥,安全委员会指派了图雷乌Louis Marie Turreau接替道斯特成为东比利牛斯军团总司令,但他毫无战斗经验,在10月13日的泰克河战役Battle of the Tech (or Pla del Rey中,法军再遭到失败,而道斯特与图雷乌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深,11月22日,碌碌无为的图雷乌被撤职,道斯特暂时代理指挥军团,11月28日安全委员会指派多佩François Amédée Doppet 指挥军团。

在12月7日道斯特率领10000名法军试图袭击西军在维勒隆格Villelongue-dels-Monts的营地,但那里的3000名西军得到了由福贝斯João Forbes率领的5000名葡萄牙士兵的增援,法军再次被击败。12月21日西班牙军队占领了东部的港口科利乌尔Collioure。

由于法军连续失利,12月21日,道斯特再次被任命为总司令,但第二天他就被召回巴黎接受调查,直到1月15日道斯特都是名义上的东比利牛斯军团总司令,但他却一直在巴黎接受国民公会的审问,1月10日道斯特被拘捕了,在图雷乌和多佩的恶意控告下,道斯特被革命法庭宣判了死刑,1794年7月2日,道斯特被送上断头台处决,年仅31岁。

1793年,对于法国的南线来说是噩梦的一年,但也有一件令人高兴的事,12月18日杜戈米尔的法军收复了土伦,法军终于可以腾出手来认真研究比利牛斯山的战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8

帖子

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8-10-6 20: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线——1794年下

双星陨落的黑山战役



失去贝勒加德之后,乌尼昂开始着手巩固西班牙边界一代的防御。西班牙从菲格里斯Figueres到罗斯Roses到阿特恩波达Alt Emporda,直至地中海海滨建立了一条由90个堡垒组成的防御链,防守部队中包括了西班牙的精锐西班牙卫队Spanish Guard和瓦隆近卫营Walloon Guard Regiment,以及福贝斯率领的葡萄牙部队,尽管福贝斯的葡萄牙军队在整个战争中表现还算良好,但出生在英国的福贝斯与手下的副官戈麦斯.安德拉德Gomes Freire de Andrade之间的矛盾却频频发生。

经过休整之后,杜戈米尔的部队越过边境,杜戈米尔投入了36000名士兵进攻西班牙人的防御链,其中第一线攻击部队有22000名士兵,西路是奥热罗的9000人部队,中路是佩里尼翁的8700人部队,东路是索雷4300人部队;第二线攻击部队有7500人;第三线攻击部队4500人;还有8000人作为预备部队。

乌尼昂的防守部队有45000人,其中库尔滕的10000人防守西路,胡安.德.维维斯的12000人防守东路,吉隆中将的23000人防守中路。

杜戈米尔的计划是沿用布卢战役的策略,采取一面佯攻,另一路主攻对方侧翼。而这一次东路的索雷成了佯攻部队,西路的奥热罗变成了主攻部队。

按照最初的计划,1794年11月16日夜,当佩里尼翁的部队开至中路时,奥热罗的部队在杜古阿Charles Dugua的骑兵支援下,在战场右路展开,同时索雷和维克托的部队在左路发起佯攻,吸引西军注意。

右路奥热罗的部队攻占了圣洛伦佐Sant Llorenç de la Muga 和特拉德斯Terrades,迫使库尔滕的部队和法国保皇党军队退回到列尔斯Llers,中路的佩里尼翁和左路的索雷稍稍遇上点麻烦,遇到了来自卡普马尼Capmany的西军炮火袭击,虽然西军的炮击并不是非常猛烈,但西军中路吉隆中将的部队和德维维斯在右路的部队还是成功的阻止了法军的前进。

此时西军开始了反击,德维维斯的一支骑兵部队和法国保皇党根特公爵Count of Ghent的步兵曾一度突破了索雷的防线,但在坎特略普斯Cantallops被从东部班尤尔斯隘口 Pass of Banyuls 赶来的法军增援部队击退。

一切都在向法军有利的一面在发展,似乎另一场布卢战役般的大捷又要重演。

此时,杜戈米尔将他的指挥部设在距离前线很近的蒙特罗奇Montroig,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国民公会的派遣议员德尔布莱尔Pierre Delbrel以及他的参谋们,那里还设有法军的一组炮兵阵地。但很明显开战一段时间之后,西军发觉了这个炮兵阵地,11月18日清晨,蒙特罗奇的法军炮兵阵地还像往常一样对西军发动炮击,不过这次很快就遭到了西军炮火猛烈的还击,7点30分,一颗炮弹在杜戈米尔的指挥部附近爆炸,正在吃早餐的杜戈米尔被炮弹碎片击中,尽管著名的法国军医拉雷Dominique Jean Larrey竭尽全力,四天之后重伤的杜戈米尔还是离开了人世。后来杜戈米尔被葬在了佩皮尼昂,其名字也被铭刻在了凯旋门上,拿破仑登基之后,还特意赠与他的儿子100000法郎,现在巴黎地铁也有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车站。

杜戈米尔被炮弹击中之后,佩里尼翁临时接替了指挥权,他取消了所有的进攻,并将指挥部移至北面的拉洪克拉。法军经过休整之后,再次向西军发动了进攻。这次佩里尼翁改变的作战方针,改为在中路强攻吉隆的正面防守阵地。

11月20日黎明,法军从西北面沿着山谷从蒙特罗奇到比乌雷Biure向吉隆将军防守的中路阵地发动进攻,并迅速突破了西军的两道防线,法军开始进攻西军在洛雷修道院Santa-Maria-del-Roure monastery的一座拥有25门火炮的防御阵地,这个阵地位于彭德莫林斯Pont de Molins西北两公里处,是吉隆在中路设下的最后一道防御阵地。

路易斯.邦Louis Bon准将的部队从埃斯考勒斯Escaules方向冲进穆加山谷Muga valley ,意图从侧翼包抄洛雷修道院的西军阵地,但邦的部队遭到了西军卡吉瓦尔将军Gaspard Cagival和迭戈.戈多伊Diego Godoy (西班牙首相曼努埃尔.戈多伊Manuel Godoy的哥哥)率领的西军顽强阻击,西军猛烈的火力一度将邦的部队压缩在很小的一个区域里,但其后法军圭洛特 François Guillot准将率领一个旅的部队赶来增援,经过三个小时奋战之后,在下午三点终于击退了西军的阻击部队,完成了对洛雷修道院的包围。不久洛雷修道院阵地被法军攻陷。

在此之前,西军总司令乌尼昂一直都在菲格雷斯的圣费尔南多阵地的指挥部里San Fernando,当他得知洛雷修道院的阵地失手时,迅速率领一支1300名骑兵组成的部队赶到彭德莫林斯,意图重整部队夺回洛雷修道院的阵地,但随后乌尼昂的部队就与法军由西奥多.查贝特Théodore Chabert和让-安东尼.维尔迪尔Jean-Antoine Verdier率领的两个旅遭遇,在混战中乌尼昂身中两弹,坠马阵亡,他的部队只得后撤。

西军暂时由吉隆中将指挥,但此时西班牙防线已崩溃,西军开始全线撤退。西军左路库尔滕与多明戈.伊兹奎尔多Domingo Izquierdo的部队在法军维尔迪尔的追击下不得不率领2000士兵从列尔斯向菲格雷斯撤退,与圣费尔南多阵地何塞.瓦尔德斯准将José Andrés Lopéz Valdes的7000守军汇合。中路吉隆中将的加泰罗尼亚军团损失惨重,在后卫部队的掩护下撤往赫罗纳Girona。

黑山战役,法军损失了3000名士兵,西葡联军则有超过10000人阵亡,8000人被俘,30门大炮被俘获的惨重损失,不久菲格雷斯的守军就向法军投降,但位于圣费尔南多的西军还在顽强抵抗,直到11月27日瓦尔德斯被迫向佩里尼翁投降,法军俘虏了9000名守军和171门大炮。西班牙军队已经后撤至弗鲁维亚河Rio Fluvià南岸,在那里西班牙进行冬季休整,重编已经支离破碎的队伍。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8-10-6 20: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巴塞尔和约

在1795年总共举行了三次巴塞尔和约,第一次在4月5日,法国与普鲁士讲和;结束比利牛斯战争的是第二次,7月22日法国与西班牙讲和,8月28日进行了第三次巴塞尔和约,黑森-卡塞尔与法国讲和。

作为和约的一部分,西班牙将加勒比海的伊斯帕尼奥拉岛(即海地岛)东部三分之二的部分割让给法国,即后来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前身。不过半岛战争爆发后1809年伊斯帕尼奥拉岛东部地区又重归了西班牙的统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1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11-15 11:53 , Processed in 0.079295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